葛小松:新的周期,從心開始
來源: 關鍵詞:葛小松 周期 開始 發布時間:02-13-2020
  人們總是習慣用整數作為時間的節點,或者是開始,或者是結尾。2020年,無論從數字的角度還是市場的角度,都是一個承前啟后的重要轉折。一些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事可能會發生改變,曾幫助我們取得成績的方式方法,現在也可能不再那么奏效。用一個簡單的詞來形容,就叫做洗牌。
 
  以房地產為例。1998年的6月,“全國房改工作會議”宣布,將從下半年起,停止住房實物分配,建立和完善以經濟適用房為主的多層次城鎮住房供應體系;發展住房金融,培育和規范住房交易市場,實行住房分配貨幣化,新建住房原則上只售不租。
 
  在此之前,城市居民的住房主要依靠的是福利分房制度,也就是所謂的單位分房子。聽起來很美好,就像過去父母包辦婚姻一樣,省去了自己找對象的麻煩。但實際上白來的總是不如買來的。1985年的調查數據顯示,超過27%的城市居民必須與其他人共用住所,37%的城市居民必須與他人共用廚房,76%的居民家中沒有獨立衛生間。
 
  房改的意義,不僅解決了住房質量問題,同時也覆蓋了人數逐漸增多的私企員工。更重要的是使房企進入了快車道,通過快速拿地、快速建房開啟了大建設時代。
 
  不過時至今日,就算再不敏感的人也能感覺到房地產業的暴利時代已經過去,“房住不炒”、“租售同權”、“存量盤活”成為主流趨勢。
 
  與房地產業相似的還有互聯網行業。1998年四大門戶網站相繼成立,拉開了互聯網時代的序幕,其后阿里巴巴、騰訊、百度、京東、字節跳動等成為主流,占據了互聯網的大半江山。然而今天人口紅利已經見頂,互聯網也沒了死角,各大公司開始進入了服務實體的時代。
 
  那么在這種趨勢下,一個新的十年我們該靠什么立足?以前所有事物都在快速發展,有的企業可以靠信息不對稱打一波時間差,因為所有東西都是新的,稍微有點新技術或者新模式就能添油加醋地營銷一番。現在這招不那么管用了,因為速度慢下來了,商家不見得比客戶多知道多少,靠表面的東西很難再留住他們。
 
  今后的市場,天花亂墜的營銷會變少,只有過硬的產品和高質量的服務才能讓讓消費者滿意。那種沒事就返利、送紅包的策略早晚將被淘汰。比起如何吸引消費者,更重要的是讓他們真正了解你的優勢。
 
  其實洗牌不是一件壞事,我們常說浪潮褪去才能看見誰在裸泳,因為好的東西是需要用時間來檢驗的。幣圈已經不行了,但是區塊鏈還在;共享單車已經停靠到了路邊,但是共享經濟還在。我們不能因為一個曾經風光無限的創意回歸本來面目,就覺得他所在的產業沒有希望。
 
  大破之后才會有大立。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場災難,但二戰過后世界卻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發展。從歷史中我們能夠看出,社會的發展不總是一帆風順,前人失敗的教訓會成為后來者的經驗,大的趨勢永遠是積極向上的。
 
  2020年就處在這樣一個轉折時期。一批投機者在2019年倒下去了,而認真做事的價值創造者將在2020年站起來。對于投資機構來說,這是最好的抄底時機,就像是啤酒,上面的泡沫吹掉了,就可以開始暢飲了。
 
  創業者也可以把2020當做有希望的一年,以前大家扎堆創業,那是因為機會多,濫竽充數的也多,現在只有對行業有愛的人才能堅持下來。以前從事游戲行業會被盜版逼得無路可走,只能去做網游,今天網上各種平臺,即使是獨立開發的小成本游戲,只要核心質量過硬,一樣可以叫好又叫座。
 
  這就是所謂的萬物凋零之時,也是萬物重生之日。
 
  中國社會有一個特點,就是我們常說的富不過三代,窮不過三代,每過一段時間就會進行財富重組。
 
  不用往遠了看,看看去年的新聞就會發現,即使二代們的成長環境比上一代好無數倍,他們讀過的書比長輩吃的鹽還多,依然無法超越富一代,甚至連做個守成之主都困難。更不用說那些把錢直接傳給后代的了,無非是多了幾個開豪車進故宮的紈绔子弟。
 
  所以,中國講究的不是財富傳承,而是文化的延續,是低頭做事的實干精神。因此在中國,逆襲的故事數不勝數。
 
  在中國,只有奮斗才是永恒的。如果用一個詞總結中國上下5000年的性格特點,絕對再也找不到一個詞比“奮斗”更貼切!
 
  都說機會與挑戰并存,挑戰就像一道門檻,擋住了那些心有雜念或實力不濟者。2020年什么人能夠崛起?一定是心存希望、勇于挑戰的人。
 
  不忘初心,砥礪前行;但做好事,莫問前程。這或許是我們新一年里最好的道路。
快乐10分开奖走势